全部新聞          公司新聞          行業新聞         

2小時送達!“閃電配送戰”開打

日期:2016-05-04 來源:IT時報 章蔚瑋

 
住在上海,去附近1公裏內的超市購買生活日用品要用多少時間?1號店3個小時;京東到家2個小時;餓了麽直接來一句24分鍾就夠了!作為用戶,你需要解決的問題似乎隻剩下了一個:還需要下樓嗎?

在城市,O2O讓物流大戰燒到了“最後一公裏”,這背後是對當下物流體係提出的終極考驗。如今戰火越燒越旺,各家都放出大招,開始在時間以小時計的“閃電配送”上打起了終極戰,隻看誰能真正拿下這個擁有億萬級市場的最後一公裏。
 
隱藏在配送站背後的戰略
或許你該數一下你家附近不起眼的小馬路上又多了幾家“配送站”。這些看起來並不那麽引人注目的小店或許能決定電商“最後一公裏”送達的速度。
 
上海浦東新區的楊思是個高密度的住宅區,在一條不足三公裏的馬路上,悄然無聲地駐紮著四個物流配送站,這些配送站的背後是1號店、京東、圓通以及農工商的O2O之爭。在看不見的互聯網世界,他們爭奪客流,而這些看得見的線下網點則決定了他們能否留住客流。
 
“京東到家”是去年3月上線的O2O“代買”平台,超市生鮮、美食外賣、鮮花、醫藥都可以實現網上下單,線下送達。“京東到家”承諾從下單至到貨2個小時內必達。為了實現這樣的許諾,京東在原有的配送體係之外,另建了一支“京東到家”的自營物流配送團隊,與“京東眾包”相輔,以此奠定自己在城市最後一公裏生態網絡中的地位。
 
4月26日傍晚6點45分,下班途中,《IT時報》記者在京東到家平台上購買了生鮮水果,貨源來自離住所三公裏內的一家生鮮水果超市。晚上8點45分,商品送達。配送員楊師傅是一位在“京東眾包”上搶單的“臨時配送員”,他家住在楊思,利用下班時間做京東的配送員,從他家到店裏取件再送到用戶家中,用時不到1個小時,這一單他賺了6元,一個月下來,他能賺近千元。2個小時的送達要求對於眾包和京東自營配送員是一樣的。在京東到家內部有一套評分體係,超時和其他服務問題都將從配送積分體係內扣分,與配送員的收入直接相關。
 
距離京東配送站不足十步的是1號店配送站,它承諾的送達時間是3小時,這是1號店平台延伸出的“雷購”平台——主打生鮮采購的O2O到家服務。與京東不同,“雷購”的貨源隻來自於它的控股股東——連鎖超市集團沃爾瑪,在剛開始起步階段,他們曾憑借1個小時內送達的品質在用戶中建立口碑。作為測試,記者早上7點半在1號店“雷購”裏下單訂購了一包速凍湯圓,半個小時後送到,成了上班前的一頓早飯。這是1號店從線上向線下進攻的重要一步,為了提高運送速度,1號店在原本的配送站內設置了冷庫,用於儲存生鮮品類,同時在原有配送團隊基礎上,新增自有配送員20%。
 
在距離1號店1公裏處,是最常見的連鎖超市伍緣,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如今這裏不僅是天貓包裹的代收點, 更是伍緣所屬的農工商集團電商平台便利通的線下配送點,在便利通上下單,隻要送貨地址在這家伍緣店的方圓3公裏之內,2小時必須送達(外環以內)。
 
在城市送達的最後一公裏,速度將是決定成敗的關鍵。
 
眾包或成主流
一些變革正在悄然推進。
5月4日,京東到家的“自營物流配送體係”將正式解散,今後,京東的O2O到家業務將全部采取眾包物流的形式。這也正是4月中旬京東入股達達配送的真實用意。
 
4月底,在京東楊思配送站內,京東到家配送員被告知要麽轉入京東配送體係,要麽離開。不過,他們中的不少人似乎更願意進入達達。“京東自營配送體係的基礎工資是1200元,每接一單是3元。而京東到家配送員的固定收入是5400元。”京東到家配送員小楊師傅算過一筆賬,即便按照原先“京東眾包”平台上5元一單的酬勞計算,每天接30單,一個月的保底收入也能有4500元。根據他此前在京東到家完成的業務量看,每天接20單並不困難。“上午九點半和下午四點半恰好是準備午餐和下班準備晚餐的時間,附近菜市場、超市的生鮮禽類、奶製品、速凍類都是高頻采購品。”
 
據公開數據,達達平台上注冊的眾包快遞員達130萬,日配送訂單超過100萬。眾包似乎成了解決城市最後一公裏的“萬能鑰匙”,一夜之間,遍地開花,比如,擁有50萬眾包配送體係的餓了麽以及天貓“極速退貨”鏈路中的“菜鳥裹裹眾包平台”。與其他眾包平台上聚集的大多為個體自由職業者不同,菜鳥旗下的這一眾包平台以140多家快遞公司的20萬快遞員為眾包對象,而服務的平台是淘寶、天貓、京東、蘇寧。一場大流量大入口的城市最後一公裏豪賭顯然已上演。
 
不過,專家對此並不樂觀。“在未來發展中,搶奪城市內配送的最後一公裏的眾包市場是趨勢,但眾包物流模式還處於磨合階段,配送員更自由的同時也需要嚴格監管,眾包平台也需要自律規範,問題責任更加明確。”在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分析師姚建芳看來,眾包物流在物流市場中占比較小,跨城市、跨區域物流依然要靠快遞公司或自建的物流體係。
 
自營“閃電送”艱難突破
與京東在物流配送體係進行的改革不同,1號店試圖通過倉儲合並來實現品類與配送速度的最佳配置。今年,在浦東新區,1號店將原本安放在配送站點內的冷凍倉儲逐步並入附近的沃爾瑪超市。1月,沃爾瑪上海齊河路店成為率先入駐“小區雷購”的試點,3小時可送達的生鮮商品增加到上百款,而1號店錦繡店、上南店和楊思店三個配送站將圍繞沃爾瑪形成3公裏配送戰線。與此同時,在沃爾瑪內,也建立起了小型的速遞快遞隊伍,他們負責閑時的用戶訂單。
 
相比眾包,自營模式仍將麵臨對人力和成本的更高要求。1號店配送員陳師傅坦言,“雷購”的配送難度很大,“超市內先要挑揀出訂單商品,然後集中配送到不同配送點進行配送,這中間至少要費去1個小時。”同時,1號店對配送補助的價格也存在落差,傳統配送業務是5元一單,小區“雷購”的訂單為3元一單。在起步階段,配送員做“雷購”的積極性並不高。“傳統配送與小區‘雷購’訂單量比例是7:3,業務量沒有明顯上浮,為此新招的人員卻已經到崗,芭乐app在线观看的工資至少被稀釋10%。”
 
但這並不能阻擋擁有網點與物流體係的巨頭們向城市最後一公裏發力的決心。阿裏巴巴與蘇寧近期在網點拓展上也是動作頻頻。根據蘇寧方麵的介紹,在利用蘇寧1600多個線下門店以及5000多個售後服務點的基礎上,他們將廠家、商家、第三方物流公司引入平台,加上阿裏巴巴的線上係統以及菜鳥網絡,形成蘇寧對其物流最後一公裏的係統規劃。
 
傳統商超便利店開始“反撲”
在O2O掀起的這場“最後一公裏布局戰”中,星羅棋布的傳統超市、便利店也開始重新評估自己的價值。
 
經常使用喜士多便利店代收天貓包裹的顧客最近發現店門口貼出一則通知:“本公司為了幫消費者持續爭取在華東喜士多門市免費代收包裹正與天貓(淘寶)協商中,從4月1日起,本店暫不代收天貓(淘寶)包裹,飛牛包裹代收業務將持續為用戶服務。”據悉,飛牛網是大潤發旗下的電商平台,喜士多與大潤發均由潤泰集團投資。
 
作為菜鳥最早一批的線下代收網點,這一次喜士多華東地區的350家門市全部暫停了代收服務。“天貓包裹的數量一天天增多,房租也一天天在漲,芭乐app下载幸福宝需要把包裹的占用空間規劃到店麵的使用麵積中,再加上人員管理、用戶服務等問題,時間越久矛盾越大。”上海喜士多總部的工作人員告訴《IT時報》記者。在此之前,喜士多便利店每代收一件包裹,就能拿到一份來自菜鳥驛站的補貼——1份包裹2元錢。
 
喜事多暫停菜鳥代收包裹業務或許隻是個開端。根據喜士多未來的重新規劃版圖,更加真實的目的是想從城市最後一公裏的配送中分得一杯羹。“芭乐app在线下载大全正在考慮配備代收生鮮的冰箱等設備,未來希望能成為生鮮電商的配送點。”
 
據悉,菜鳥驛站在全國範圍內已有近四萬家站點為消費者提供代收服務,其中連鎖超市占據很大的比例。像喜事多這樣選擇“自立門戶”的並非個案。原本也是菜鳥驛站的農工商連鎖超市也在試點“最後一公裏”紅利下的O2O,在其自建的便利通網的宣傳海報上清晰寫明“超市商品送到家”的廣告標語,並且承諾外環內兩小時送達,在這承諾的背後是農工商集團旗下的好德、伍緣以及可的等線下連鎖便利超市組成了一張天然的物流網。據了解,目前,在農工商集團內部自建一支物流團隊,負責便利通網站的線下配送,其旗下的超市隻發揮了倉庫的作用。
 
這隻是剛剛開始,一旦線下超市的O2O反撲戰正式打響,線上部分電商平台將受到衝擊。根據一季度國家郵政總局披露的數據,同城配送的訂單占到了24.9%,平均每天1596萬票,同城點對點配送市場需求是剛需,而且還遠遠沒有被滿足。另外同城業務收入109.5億元,同比增長44.5%,高於行業平均增長速度,綜合其它O2O同城配送服務市場需求,是一個千億級的市場。

上一篇:為何說第三方物流才是供應鏈的未來?

下一篇:世界各地是如何解決最後一公裏難題

返回

TEL:0851-88305780

Copyright © 2016 貴州芭乐app下载幸福宝物流有限責任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備16000754號-1